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市场有时挺明白的。便宜货不是随时都有,更不是看完巴菲特的书就能马上找到的。茅台不是有过很便宜的时候吗?便宜的股票当然是很难买到的,但早晚都会出现在市场上。
市场有时挺明白的。便宜货不是随时都有,更不是看完巴菲特的书就能马上找到的。茅台不是有过很便宜的时候吗?便宜的股票当然是很难买到的,但早晚都会出现在市场上。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我一直的观点都是满仓的情况下就和我无关了。借钱是危险的,没人知道市场到底有多疯狂(向下或向上)。
我一直的观点都是满仓的情况下就和我无关了。借钱是危险的,没人知道市场到底有多疯狂(向下或向上)。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我好像不大会说不看好中国股市这种话。我只是没怎么看中国股市而已。中国股市肯定会有好公司,当他们便宜时就是好股票。美国股市里也有大把的烂股票。
我好像不大会说不看好中国股市这种话。我只是没怎么看中国股市而已。中国股市肯定会有好公司,当他们便宜时就是好股票。美国股市里也有大把的烂股票。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如果价格远远低于价值那为什么还要卖呢?除非你借钱被margin call了。如果有现金为什么不加码呢?有可能不加,因为可能会发现更便宜的。如果是短期要用的钱为什么会投资到股市里呢?投机就会。
如果价格远远低于价值那为什么还要卖呢?除非你借钱被margin call了。如果有现金为什么不加码呢?有可能不加,因为可能会发现更便宜的。如果是短期要用的钱为什么会投资到股市里呢?投机就会。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一个公司的价值不太会因为一个危机发生大的改变,但价格会。所以,危机时往往是加码的机会,因为有很多好公司的价格会掉到价值以下(很多)。及时出售和抄底一样,其实是投机的概念。
一个公司的价值不太会因为一个危机发生大的改变,但价格会。所以,危机时往往是加码的机会,因为有很多好公司的价格会掉到价值以下(很多)。及时出售和抄底一样,其实是投机的概念。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我们不认为有人沉醉于麻将是麻将的错吧?我们也不会认为有人喝醉酒是酒的错吧?我们也不认为有人在赌场倾家荡产是赌场的错吧?那为什么我们会认为有人沉迷游戏是游戏的错呢?
我们不认为有人沉醉于麻将是麻将的错吧?我们也不会认为有人喝醉酒是酒的错吧?我们也不认为有人在赌场倾家荡产是赌场的错吧?那为什么我们会认为有人沉迷游戏是游戏的错呢?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我其实从来没空仓过,多数情况下都是接近满仓的,所以见到好股票就必须从别的地方倒腾现金过来。所以说,当我见到便宜东西还能有钱买,有时确实是运气好。我真不是什么大师。
我其实从来没空仓过,多数情况下都是接近满仓的,所以见到好股票就必须从别的地方倒腾现金过来。所以说,当我见到便宜东西还能有钱买,有时确实是运气好。我真不是什么大师。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买到底部的就是运气!如果再掉多些我会买得更多。这世界没人知道底在哪,抄底就是投机。
买到底部的就是运气!如果再掉多些我会买得更多。这世界没人知道底在哪,抄底就是投机。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不需要勇气,需要的是对投资标的的了解。投机却需要很大的勇气。
价值投资不需要勇气,需要的是对投资标的的了解。投机却需要很大的勇气。

段永平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不是个公式。以我个人的经历而言,对价值投资的理解真的需要很多年,同时还真是需要有点悟性才行。
价值投资不是个公式。以我个人的经历而言,对价值投资的理解真的需要很多年,同时还真是需要有点悟性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