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 ​​​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如果你在某价位看上一家公司而没有出手,然后十倍的价格你还是觉得这家公司不错,买入本来没有问题,但心理障碍我可以告诉你真的很难跨越。这类错误让伯克希尔哈撒韦损失了不少,大家总会说,“等回到那个价位我就买”,这样想真的很糟糕。
如果你在某价位看上一家公司而没有出手,然后十倍的价格你还是觉得这家公司不错,买入本来没有问题,但心理障碍我可以告诉你真的很难跨越。这类错误让伯克希尔哈撒韦损失了不少,大家总会说,“等回到那个价位我就买”,这样想真的很糟糕。

费雪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至于历史较悠久和规模较大的公司,真正能够让你投资赚大钱的公司,大部分都有相对偏高的利润率,通常它们在业内有最高的利润率。” 
“至于历史较悠久和规模较大的公司,真正能够让你投资赚大钱的公司,大部分都有相对偏高的利润率,通常它们在业内有最高的利润率。” 

邱国鹭

无序 • 3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邱国鹭:买房子先看社区,选股票先看行业

1,选股票一定是先选行业,就像买房子,一定是先看社区。社区不行,房子再漂亮也不行。买股票也是,股票本身再好,只要这个行业不好,一样很难涨起来。

2,什么行业易出长期牛股?行业集中度持续提高的行业。因为这样的行业有门槛,有先发优势,后浪没法让前浪死在沙滩上,易出大牛股。

3,相反,如果行业越来越分散,说明行业门槛不高,既有的领先者没有足够深的护城河来阻止追赶者抢夺其市场份额,这种行业一般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各领风骚两三年。

4,胜而后求战,不要战而后求胜。百舸争流的行业,增长再快也很难找投资标的,不妨等待行业“内战”结束、赢家产生后再做投资。

5,许多人担心在胜负已分的行业中买赢家会太迟,其实腾讯、百度、格力、茅台等企业在十年前就已经是各自行业里的赢家了,但是十年来它们的涨幅依然惊人。

6,做生意的最终目的是赚取现金流。2013年受市场热捧的电影行业其实是个现金流状况很差的行业,因为电影院的定价权掌握在导演和演员手里,观众买票到电影院是去看范冰冰、徐峥和冯小刚的,不是去看电影公司的。

7,迪士尼能够历经百年屹立不倒,很重要的原因的是米老鼠和唐老鸭不会要求涨片酬。

8,大家都喜欢新东西,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为什么几年前声势浩大的风电、光伏、LED、电子书、锂电池等新兴行业千般扶持却总是烂泥扶不上墙?

9,为什么银行地产百般打压却总是赚得盆满钵满?这是由内在的经济规律、行业格局、供需关系和商业模式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10,做投资要研究的就是这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而不是整天去猜测市场的情绪变化。

11,其实P2P几年前说颠覆银行,后来发现自己把自己颠覆了,四千多家跑路一千多家,剩下的多数日子也很难过。他们没有明白事情的本质,就像金融的本质是风险管控能力,而不是技术多炫。

公司“从0到1”的陷阱与“从1到N”的机遇

12,很多投资一直在不断寻找风口,他也不去想风到底有多大,到底能不能持续,认为只要是在风口中,扁担都可以开花。但是,只要时间拉长,投资者最终会发现扁担是开不了花的,从0到1的过程并不那么容易。

13,很多行业的发展是有路径依赖的,是讲究厚积薄发的,总想跨界从0到1,这是不现实的。

14,2010年,我们花了很多精力研究手机支付NFC,每个人都成了科学家,争论着13.8M还是2.4G的技术谁会胜出,但5年之后,发现胜出的是微信支付,用的是扫码,没用NFC,和当时想的完全不一样。有时候,从0到1的过程是充满不确定性。

15,对于科技股,需要从一种“狗年”的角度去看。狗年是什么意思?三岁的狗就相当于三十岁的人,一个两岁的互联网企业就相当于一个二十岁的传统行业。技术变化快的行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生老病死都特别快。

16,中国的空间很大,美国的大公司动不动几千亿美元估值,中国的公司只要发展的好,几千亿人民币的估值完全不是问题。大家为什么搞到一千亿市值就只愿意给他10倍估值?我们很多股票很好,从1到N的空间无比大。

17,另外,我们说的“1”是专一,华为28年只做一件事,不会像部分A股上市公司什么热就做什么。

好公司的两个标准

18,好公司的两个标准:一是它做的事情别人做不了,二是它做的事情自己可以重复做。前者是门槛,决定利润率的高低和趋势;后者是成长的可复制性,决定销售增速。

19,如果二者不可兼得,宁要有门槛的低增长(可持续),也不要没门槛的高增长(不可持续)。门槛是现有的,好把握;成长是将来的,难预测。

20,我总是问自己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会越大越强,还是会越大越难?有些行业的公司销售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再往上走就超出了管理半径,可复制性就不强了,增长也非常难,这种行业就是越大越难,对这种行业要小心。

21,对小公司来讲,骑师更重要一些,对大公司来讲,“马”本身的质量更起决定性作用,在A股上市公司中,好马屈指可数,好骑师凤毛麟角,

22,看管理层分两个方面:一是看他的能力,二是看他的诚信度。

23,能力分两个方面:一是看战略上是否清晰,是否聚焦。很多公司会转型到其他行业,这种随便乱转型的公司我们从来都不碰。老本行都做不好,转型做一个新行业能够做好吗?

24,二是战术上的执行力。对于中小公司,关键看老板的个人能力和魅力。我们经常会调研中层干部,看他们是不是崇拜自己的董事长;对大公司会看中层干部的关键绩效指标(KPI)。

众人夺路而逃时,不挡路、不跟随

25,我对自己的局限性是这样认识的:我更擅长总结过去规律性的东西,而不擅长预测未来的突破和演变;我更擅长在变化中寻找不变,而不擅长在不变中寻找变化。

26,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发挥自己的优势,买便宜的好公司,注意安全边际,逆向思维,人弃我取,这些貌似投资中最简单的事,其实也是投资中最本质的东西。

27,市场有这样一个特点:每次上涨以后,好像乐观的观点和乐观的人就多了一些,每次下跌以后,悲观的观点和悲观的人就多了一些。

28,而且市场上涨以后乐观的观点则显得特别有深度,特别有魄力,特别有远见;下跌以后悲观的观点则显得特别有深度,特别有说服力。

29,众人夺路而逃时,不挡路、不跟随。不挡路是因为不想被踩死,不跟随是因为乌合之众往往跑错方向。

30,不如作壁上观,等众人作鸟兽散后,捡些他们抛弃的粮草辎重和金银细软。看这慌不择路的样子,这一次不需要等太久的。

31,价值投资者往往最先被套,但是最终赚钱,重要的是能够在最受质疑的时候熬得住。

32,在中国做价值投资相当于在雾霾天遛狗。不是不能做,而是遛狗的绳子特别长。可能美国的狗绳2米,我们的狗绳20米。A股市场,遛狗人走了1公里,可能狗来来回回已经走了3公里。价值和价格有可能会偏离很远,但绳子始终还在。

33,另外,噪音比较多——雾霾天,根本看不到人。这种情况下,对于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反而获得超额收益的机会更大。

34,真正价值投资者有两个收益来源,一个是人往前走,也就是基本面往前走;另一个是人与狗之间的距离差。

35,中国经济增长比其他国家快,其实人走得比其他国家更快。狗绕着人在走,会出现低估或者高估得很厉害的时段。

36,在中国做价值投资更容易,也更难,价格和价值偏离很大,又有雾霾,很难直接找到价值。有时你以为狗绳已经断了,其实没断,只是太长了。偏离幅度大,持续时间久,狗可能远远落后于人,甚至可能落后两年。 查看全部
邱国鹭:买房子先看社区,选股票先看行业

1,选股票一定是先选行业,就像买房子,一定是先看社区。社区不行,房子再漂亮也不行。买股票也是,股票本身再好,只要这个行业不好,一样很难涨起来。

2,什么行业易出长期牛股?行业集中度持续提高的行业。因为这样的行业有门槛,有先发优势,后浪没法让前浪死在沙滩上,易出大牛股。

3,相反,如果行业越来越分散,说明行业门槛不高,既有的领先者没有足够深的护城河来阻止追赶者抢夺其市场份额,这种行业一般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各领风骚两三年。

4,胜而后求战,不要战而后求胜。百舸争流的行业,增长再快也很难找投资标的,不妨等待行业“内战”结束、赢家产生后再做投资。

5,许多人担心在胜负已分的行业中买赢家会太迟,其实腾讯、百度、格力、茅台等企业在十年前就已经是各自行业里的赢家了,但是十年来它们的涨幅依然惊人。

6,做生意的最终目的是赚取现金流。2013年受市场热捧的电影行业其实是个现金流状况很差的行业,因为电影院的定价权掌握在导演和演员手里,观众买票到电影院是去看范冰冰、徐峥和冯小刚的,不是去看电影公司的。

7,迪士尼能够历经百年屹立不倒,很重要的原因的是米老鼠和唐老鸭不会要求涨片酬。

8,大家都喜欢新东西,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为什么几年前声势浩大的风电、光伏、LED、电子书、锂电池等新兴行业千般扶持却总是烂泥扶不上墙?

9,为什么银行地产百般打压却总是赚得盆满钵满?这是由内在的经济规律、行业格局、供需关系和商业模式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10,做投资要研究的就是这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而不是整天去猜测市场的情绪变化。

11,其实P2P几年前说颠覆银行,后来发现自己把自己颠覆了,四千多家跑路一千多家,剩下的多数日子也很难过。他们没有明白事情的本质,就像金融的本质是风险管控能力,而不是技术多炫。

公司“从0到1”的陷阱与“从1到N”的机遇

12,很多投资一直在不断寻找风口,他也不去想风到底有多大,到底能不能持续,认为只要是在风口中,扁担都可以开花。但是,只要时间拉长,投资者最终会发现扁担是开不了花的,从0到1的过程并不那么容易。

13,很多行业的发展是有路径依赖的,是讲究厚积薄发的,总想跨界从0到1,这是不现实的。

14,2010年,我们花了很多精力研究手机支付NFC,每个人都成了科学家,争论着13.8M还是2.4G的技术谁会胜出,但5年之后,发现胜出的是微信支付,用的是扫码,没用NFC,和当时想的完全不一样。有时候,从0到1的过程是充满不确定性。

15,对于科技股,需要从一种“狗年”的角度去看。狗年是什么意思?三岁的狗就相当于三十岁的人,一个两岁的互联网企业就相当于一个二十岁的传统行业。技术变化快的行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生老病死都特别快。

16,中国的空间很大,美国的大公司动不动几千亿美元估值,中国的公司只要发展的好,几千亿人民币的估值完全不是问题。大家为什么搞到一千亿市值就只愿意给他10倍估值?我们很多股票很好,从1到N的空间无比大。

17,另外,我们说的“1”是专一,华为28年只做一件事,不会像部分A股上市公司什么热就做什么。

好公司的两个标准

18,好公司的两个标准:一是它做的事情别人做不了,二是它做的事情自己可以重复做。前者是门槛,决定利润率的高低和趋势;后者是成长的可复制性,决定销售增速。

19,如果二者不可兼得,宁要有门槛的低增长(可持续),也不要没门槛的高增长(不可持续)。门槛是现有的,好把握;成长是将来的,难预测。

20,我总是问自己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会越大越强,还是会越大越难?有些行业的公司销售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再往上走就超出了管理半径,可复制性就不强了,增长也非常难,这种行业就是越大越难,对这种行业要小心。

21,对小公司来讲,骑师更重要一些,对大公司来讲,“马”本身的质量更起决定性作用,在A股上市公司中,好马屈指可数,好骑师凤毛麟角,

22,看管理层分两个方面:一是看他的能力,二是看他的诚信度。

23,能力分两个方面:一是看战略上是否清晰,是否聚焦。很多公司会转型到其他行业,这种随便乱转型的公司我们从来都不碰。老本行都做不好,转型做一个新行业能够做好吗?

24,二是战术上的执行力。对于中小公司,关键看老板的个人能力和魅力。我们经常会调研中层干部,看他们是不是崇拜自己的董事长;对大公司会看中层干部的关键绩效指标(KPI)。

众人夺路而逃时,不挡路、不跟随

25,我对自己的局限性是这样认识的:我更擅长总结过去规律性的东西,而不擅长预测未来的突破和演变;我更擅长在变化中寻找不变,而不擅长在不变中寻找变化。

26,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发挥自己的优势,买便宜的好公司,注意安全边际,逆向思维,人弃我取,这些貌似投资中最简单的事,其实也是投资中最本质的东西。

27,市场有这样一个特点:每次上涨以后,好像乐观的观点和乐观的人就多了一些,每次下跌以后,悲观的观点和悲观的人就多了一些。

28,而且市场上涨以后乐观的观点则显得特别有深度,特别有魄力,特别有远见;下跌以后悲观的观点则显得特别有深度,特别有说服力。

29,众人夺路而逃时,不挡路、不跟随。不挡路是因为不想被踩死,不跟随是因为乌合之众往往跑错方向。

30,不如作壁上观,等众人作鸟兽散后,捡些他们抛弃的粮草辎重和金银细软。看这慌不择路的样子,这一次不需要等太久的。

31,价值投资者往往最先被套,但是最终赚钱,重要的是能够在最受质疑的时候熬得住。

32,在中国做价值投资相当于在雾霾天遛狗。不是不能做,而是遛狗的绳子特别长。可能美国的狗绳2米,我们的狗绳20米。A股市场,遛狗人走了1公里,可能狗来来回回已经走了3公里。价值和价格有可能会偏离很远,但绳子始终还在。

33,另外,噪音比较多——雾霾天,根本看不到人。这种情况下,对于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反而获得超额收益的机会更大。

34,真正价值投资者有两个收益来源,一个是人往前走,也就是基本面往前走;另一个是人与狗之间的距离差。

35,中国经济增长比其他国家快,其实人走得比其他国家更快。狗绕着人在走,会出现低估或者高估得很厉害的时段。

36,在中国做价值投资更容易,也更难,价格和价值偏离很大,又有雾霾,很难直接找到价值。有时你以为狗绳已经断了,其实没断,只是太长了。偏离幅度大,持续时间久,狗可能远远落后于人,甚至可能落后两年。

巴菲特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未来的50到100年之间,你不会发现任何关于投资新的东西。投资就是购买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懂得如何给这个生意估值,你需要知道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个生意,那就不要去买。价值投资,就是对于价值的判断。无法判断价值,那又何必去买呢。你必须知道什么在你的能力圈之内,什么在能力圈之外。这些是永恒不变的。 查看全部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未来的50到100年之间,你不会发现任何关于投资新的东西。投资就是购买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懂得如何给这个生意估值,你需要知道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个生意,那就不要去买。价值投资,就是对于价值的判断。无法判断价值,那又何必去买呢。你必须知道什么在你的能力圈之内,什么在能力圈之外。这些是永恒不变的。

安东尼·波顿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当你觉得一次投资行为让你“心理非常舒适”时,你这个决定大概已经做晚了。进行与众不同的投资吧!当股价上涨时,避免过于看涨;当几乎所有人对前景都不乐观时,他们可能错了,前景会越来越好;当几乎没有人担忧时,就是该谨慎小心的时候了。
当你觉得一次投资行为让你“心理非常舒适”时,你这个决定大概已经做晚了。进行与众不同的投资吧!当股价上涨时,避免过于看涨;当几乎所有人对前景都不乐观时,他们可能错了,前景会越来越好;当几乎没有人担忧时,就是该谨慎小心的时候了。

罗素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关于智慧:不管你是在研究什么事物,还是在思考任何观点,只问你自己,事实是什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理是什么,永远不要让自己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认为人们相信了,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东西所影响,只是单单地去审视,什么才是事实;关于道德:​爱是明智的,恨是愚蠢的,在这个日益紧密相连的世界,我们必须学会容忍彼此,我们必须学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总会有人说出我们不想听的话。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共同生存。 查看全部
关于智慧:不管你是在研究什么事物,还是在思考任何观点,只问你自己,事实是什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理是什么,永远不要让自己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认为人们相信了,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东西所影响,只是单单地去审视,什么才是事实;关于道德:​爱是明智的,恨是愚蠢的,在这个日益紧密相连的世界,我们必须学会容忍彼此,我们必须学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总会有人说出我们不想听的话。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共同生存。

巴菲特

无序 • 4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股票的价格一半是基本面,另一半是想象和情绪”。
“股票的价格一半是基本面,另一半是想象和情绪”。

格雷厄姆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市场就像一只摆钟,永远在乐观和悲观之间摆动。价值投资者则是现实主义者,他们向乐观主义者卖出股票,并从悲观主义者手中买进股票。每一笔投资的未来价值是其现在价格的函数,你付出的价格越高你的回报就越少。无论如何谨慎,任何一笔投资,永远都不要支付过高的价格,只有如此你才能使犯错的几率最小化。如果我们能够在思考问题时持批判态度,不相信媒体所谓的“事实”,并以持久的信心进行投资,就会获得稳定的收益。通过培养自己的约束力和勇气,就不会让他人的情绪波动来左右我们的投资目标。 查看全部
市场就像一只摆钟,永远在乐观和悲观之间摆动。价值投资者则是现实主义者,他们向乐观主义者卖出股票,并从悲观主义者手中买进股票。每一笔投资的未来价值是其现在价格的函数,你付出的价格越高你的回报就越少。无论如何谨慎,任何一笔投资,永远都不要支付过高的价格,只有如此你才能使犯错的几率最小化。如果我们能够在思考问题时持批判态度,不相信媒体所谓的“事实”,并以持久的信心进行投资,就会获得稳定的收益。通过培养自己的约束力和勇气,就不会让他人的情绪波动来左右我们的投资目标。

塞思·卡拉曼

无序 • 4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我还是要提醒各位,价值投资的目标并不是跑赢牛市。在牛市中,任何人使用任何投资策略,或者甚至根本没有策略,都能获得很好的回报,常常能跑赢价值投资者。只有在熊市中,价值投资的纪律才变得特别重要,因为在所有投资策略中,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让投资者获得充分上涨潜力的同时承担非常有限的下跌风险。 查看全部
我还是要提醒各位,价值投资的目标并不是跑赢牛市。在牛市中,任何人使用任何投资策略,或者甚至根本没有策略,都能获得很好的回报,常常能跑赢价值投资者。只有在熊市中,价值投资的纪律才变得特别重要,因为在所有投资策略中,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让投资者获得充分上涨潜力的同时承担非常有限的下跌风险。

巴菲特

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投资的要旨不在于评估这个产业对社会能有多大的影响,••••••,而主要应该是某家公司有多大的竞争优势,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种优势能维持多久。拥有广阔而持久‘护城河’的产品或服务才能真正为投资者带来甜美的果实。
投资的要旨不在于评估这个产业对社会能有多大的影响,••••••,而主要应该是某家公司有多大的竞争优势,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种优势能维持多久。拥有广阔而持久‘护城河’的产品或服务才能真正为投资者带来甜美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