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

价值投资

高毅投资冯柳文章(全集)

个人分享无序 • 26 个回复 • 来自相关话题

李录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一些重要的思想

看到好文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李录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一些重要的思想,供大家参考。

       第一,人工智能做投资与看k线做投资一样都是失去本质的错误的做法和方向,在李录先生看来投资是自我心性的提高,是一种哲学道德的范畴,你企图回避这些本质的心性哲学道德,搞了一个人工智能根本是缘木求鱼,但是人工智能很高大上,仿佛能解决投资的问题,实际是解决不了的。要想做好投资,除了把自己的人格道德心性完善升华之外,没有别的出路。你自己想绕开对自己灵魂道德的完善与升华,找到一种方法给你带来钱,那巴菲特就没饭吃了。

        第二全球资产管理也存在着一种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取信息剥削税或者叫无知税的局面。这两个概念大体上是说在资产管理业管理人拥有信息优势,出资人的地位比较被动,所以很大范围的资产管理也就存在着剥削出资人的现象,某些管理人提出的关于未来会如何变化的观点也很难在当时被证明是错的或者是对的,所以会出现利用某种说法忽悠了出资人,然后管理人大捞一把的生意模式。

         第三,为什么投资人的压力那么大?李录先生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举了芒格,巴菲特为什么没有压力?因为芒格巴菲特做任何事情他都设计了一个无压力的结构,所谓无压力的结构,就是这件事情做的过程中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会受益,芒格巴菲特从来没有设计出一个只使自己受益而不使别人受益的合作方案和做事方法,由于所作所为总是使与之关联的其他人受益,其他人就支持你协助你,不会给你施加与压力,在中国很多人做事都是极端利己的,这种极端利己必然损害其他利益相关方,其他利益相关方当然也不可能长期是傻子看不出来,最终他发现你采取的是损人利己的做法,就会给你施加压力,在压力下你最终将失去很多。

        第四,李录先生提出一个投资成功的关键能力是什么?这种关键能力绝对不是智商跟智商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也绝不是学历,跟学历没关系,跟有没有显赫的履历,家族背景都没有关系(这几个条件给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而是与人天赋的天生的秉性有最重要的关系,某种程度上使一个投资人成败的核心的东西都是天生的,李先生专门举了芒格,使芒格产生巨大成就的思想和观念不是芒格先生在走入资本市场之后有的,而是在芒格先生进入资本市场前就有,是芒格先生在天生的基础上的自然信念。

        李璐先生把这些天生的秉性做的一下概括大略分为以下几条。

        第一内心的原则重于一切,独立的内在的尺度重于一切,一个买奢侈品皮包让别人认同自己的人,不适合做价值投资,一个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根据自己内心的喜好行动的人具有价值投资的禀赋。和群体打成一片的人不太容易做成,投资那种特立独行的人是有可能成功的。

        第二,有一种先天的对事实对真相的追求,能够客观的理性的面对问题,追求客观与理性,而不是感性。有艺术天赋的人恐怕做不了投资,很多做投资的人都有一些哲学家气质,希望寻求事物背后的本质规律。

         第三,极端的耐心同时又极端的果断。在没有机会的时候,能等很长时间,再找到机会的时候买入股票可以承受长时间的不挣钱和被套牢,如果不赚钱就焦虑,等不及是做不了投资的,投资者的财富需要等待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是一种规律,所以你必须要有超强的耐心。在既有超强耐心的同时,还必须具有果决果断,一旦出现大的机会就大手笔全力饿虎扑食扑上去。在真正的机会面前不犹豫不彷徨。

          第四,对商业的逻辑有极端的喜好和敏感。 查看全部
李录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一些重要的思想,供大家参考。

       第一,人工智能做投资与看k线做投资一样都是失去本质的错误的做法和方向,在李录先生看来投资是自我心性的提高,是一种哲学道德的范畴,你企图回避这些本质的心性哲学道德,搞了一个人工智能根本是缘木求鱼,但是人工智能很高大上,仿佛能解决投资的问题,实际是解决不了的。要想做好投资,除了把自己的人格道德心性完善升华之外,没有别的出路。你自己想绕开对自己灵魂道德的完善与升华,找到一种方法给你带来钱,那巴菲特就没饭吃了。

        第二全球资产管理也存在着一种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取信息剥削税或者叫无知税的局面。这两个概念大体上是说在资产管理业管理人拥有信息优势,出资人的地位比较被动,所以很大范围的资产管理也就存在着剥削出资人的现象,某些管理人提出的关于未来会如何变化的观点也很难在当时被证明是错的或者是对的,所以会出现利用某种说法忽悠了出资人,然后管理人大捞一把的生意模式。

         第三,为什么投资人的压力那么大?李录先生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举了芒格,巴菲特为什么没有压力?因为芒格巴菲特做任何事情他都设计了一个无压力的结构,所谓无压力的结构,就是这件事情做的过程中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会受益,芒格巴菲特从来没有设计出一个只使自己受益而不使别人受益的合作方案和做事方法,由于所作所为总是使与之关联的其他人受益,其他人就支持你协助你,不会给你施加与压力,在中国很多人做事都是极端利己的,这种极端利己必然损害其他利益相关方,其他利益相关方当然也不可能长期是傻子看不出来,最终他发现你采取的是损人利己的做法,就会给你施加压力,在压力下你最终将失去很多。

        第四,李录先生提出一个投资成功的关键能力是什么?这种关键能力绝对不是智商跟智商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也绝不是学历,跟学历没关系,跟有没有显赫的履历,家族背景都没有关系(这几个条件给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而是与人天赋的天生的秉性有最重要的关系,某种程度上使一个投资人成败的核心的东西都是天生的,李先生专门举了芒格,使芒格产生巨大成就的思想和观念不是芒格先生在走入资本市场之后有的,而是在芒格先生进入资本市场前就有,是芒格先生在天生的基础上的自然信念。

        李璐先生把这些天生的秉性做的一下概括大略分为以下几条。

        第一内心的原则重于一切,独立的内在的尺度重于一切,一个买奢侈品皮包让别人认同自己的人,不适合做价值投资,一个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根据自己内心的喜好行动的人具有价值投资的禀赋。和群体打成一片的人不太容易做成,投资那种特立独行的人是有可能成功的。

        第二,有一种先天的对事实对真相的追求,能够客观的理性的面对问题,追求客观与理性,而不是感性。有艺术天赋的人恐怕做不了投资,很多做投资的人都有一些哲学家气质,希望寻求事物背后的本质规律。

         第三,极端的耐心同时又极端的果断。在没有机会的时候,能等很长时间,再找到机会的时候买入股票可以承受长时间的不挣钱和被套牢,如果不赚钱就焦虑,等不及是做不了投资的,投资者的财富需要等待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是一种规律,所以你必须要有超强的耐心。在既有超强耐心的同时,还必须具有果决果断,一旦出现大的机会就大手笔全力饿虎扑食扑上去。在真正的机会面前不犹豫不彷徨。

          第四,对商业的逻辑有极端的喜好和敏感。

(转发)菲利普·费雪一生罕有的访谈实录

看到好文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来源:《福布斯》

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费雪一生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访问。2004年,96岁辞世。1987年,他以79岁的高龄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采访,总结了他一生的投资思想。笔者加了点评,以棕色加以区别。

问:你好像不喜欢买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4只核心的股票,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代表了我的投资组合。另外,我还会用少量的钱去买一些有潜力进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只。(一生真正投资的股票只有9只)目前,我不太确定,如果要我现在买,我会只买其中的2只股票,而放弃其他3只。
每个10年我都会这样做(但20世纪80年代不太好选股票)(他的视角是以十年为界),从30年代的2只股票开始,我总共发现过14只核心股票,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50年发现14只股票)但是,这么多年里它们为我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资回报,最多的收益甚至能达到几千倍。
我还买过50~60只其他股票,它们都让我赚了钱。当然,我也亏过钱,有两次投资缩水过50%,还有很多次损失10%的经历,这其实就是做投资生意的成本。(50年买过50-60只股票,平均一年也就是一只股票)
然而,大多数的情况是,一只股票温和地下跌后,我会买入更多,最后它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但是,这些例子和那14只赚大钱的股票相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持有它们的周期都很长,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长的有30年。(用10年的眼光选股,用10年的时间来持有)
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到赚许多次小钱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报,为此我愿意等待。

问:那什么样的股票才是你说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们应该都是低成本的生产商;在行业中应该是世界级的领导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标准;它们现在应该拥有有前途的新产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问:你似乎非常强调公司的管理,是吗?
答:认识一家公司的管理有点儿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女孩,就必须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寻找那些你喜欢的公司,那些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能解决你和你客户之间问题的公司。
我的兴趣主要是在制造业(我不喜欢用科技公司这个词)的公司,因为他们总能通过对运用自然科学的发现来拓展市场。
其他领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们都是极好的机会,但是我并不擅长。我觉得,很多人投资的缺陷就在于他们希望什么交易都涉及,但是一个都不精通。

问:你现在会寻找其他股票吗?
答: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并不急于买入。在一个连续下跌的市场环境中,我不希望过快地买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不做短线,不做投机)

问: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还会参考其他什么因素?
答:当我与客户强烈地争论某项投资时,比如他们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做吧”,这种时候的投资应该是恰到好处。
如果我说“让我们买1万股吧”,而他们说“为什么不买5万股呢”,这种时候其实是在告诉你已经买迟了。
我也不会买市场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参加某只科技股的会议,会场里面挤满了人,只有站着的地方,那么通常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现在不是买入这只股票的时候。(远离热门股,这是估值的结果。热门股本身估值就高了)

问:听起来,你像是一个逆向投资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个100%的逆向投资者。当城市中的人们看到新式汽车将淘汰老式街车的时候,有人会想既然没人愿意买老式街车的股票,那我就买它们吧,这显然是荒唐的。
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数人接受的行为方式中的谬误,这正是投资获得巨大成功的要诀之一。

问:作为投资者,你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什么?
答:你紧张兮兮地想着今天买入,明天就卖出,这是最为糟糕的情况。这是一种“小赢”的策略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长期投资者,那么你的收益实际上会大得多。(短期投资不是价值投资者,长期投资者也不是价值投资者的标签,优质低估的长跑者才是价值投资者的最爱。价值投资者的检验标准不是长期持有,而是一定要通过长期持有来实现巨额收益。)
我曾经的一个早期客户说,“没有人会因为收获盈利而破产”,这句话是对的,但同时也非常不现实。
你收获盈利的确是不会破产,可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资这门生意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迟早会犯错。
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认为他们是长期投资者,但是却依然在他们最喜欢的股票上,做着买进卖出的游戏而浑然不觉。

问: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格雷厄姆和你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答:投资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一种就是格雷厄姆所倡导的,它的本质是找到极其便宜的股票,这种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会用财务安全来保证这一点,也许会出现下跌,但是不会深跌,而且迟早价值会使其回归。
我的方法则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价格也不太贵,而且它的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成长。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对短一些时间内就会有所表现。尽管有的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启动,但是错误在所难免。如果一只股票真的很不寻常,它在短时间内也会有可能大幅上涨。
格雷厄姆曾经讲过,他的方法的劣势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实际上人人知晓,他们都会用该法则挑选股票。
我不想说我的方法就是投资成功的唯一法则,但是我想,说这话可能有点自负,“成长投资”这个词在我开始投资事业之前还没人知道呢。(格雷厄姆是衡量股票当下有无投资价值的基础,费雪是用格雷厄姆的选股基础来看该股票在未来是否能带来巨额收益。未来是指十年。) 查看全部
来源:《福布斯》

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费雪一生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访问。2004年,96岁辞世。1987年,他以79岁的高龄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采访,总结了他一生的投资思想。笔者加了点评,以棕色加以区别。

问:你好像不喜欢买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4只核心的股票,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代表了我的投资组合。另外,我还会用少量的钱去买一些有潜力进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只。(一生真正投资的股票只有9只)目前,我不太确定,如果要我现在买,我会只买其中的2只股票,而放弃其他3只。
每个10年我都会这样做(但20世纪80年代不太好选股票)(他的视角是以十年为界),从30年代的2只股票开始,我总共发现过14只核心股票,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50年发现14只股票)但是,这么多年里它们为我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资回报,最多的收益甚至能达到几千倍。
我还买过50~60只其他股票,它们都让我赚了钱。当然,我也亏过钱,有两次投资缩水过50%,还有很多次损失10%的经历,这其实就是做投资生意的成本。(50年买过50-60只股票,平均一年也就是一只股票)
然而,大多数的情况是,一只股票温和地下跌后,我会买入更多,最后它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但是,这些例子和那14只赚大钱的股票相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持有它们的周期都很长,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长的有30年。(用10年的眼光选股,用10年的时间来持有)
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到赚许多次小钱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报,为此我愿意等待。

问:那什么样的股票才是你说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们应该都是低成本的生产商;在行业中应该是世界级的领导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标准;它们现在应该拥有有前途的新产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问:你似乎非常强调公司的管理,是吗?
答:认识一家公司的管理有点儿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女孩,就必须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寻找那些你喜欢的公司,那些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能解决你和你客户之间问题的公司。
我的兴趣主要是在制造业(我不喜欢用科技公司这个词)的公司,因为他们总能通过对运用自然科学的发现来拓展市场。
其他领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们都是极好的机会,但是我并不擅长。我觉得,很多人投资的缺陷就在于他们希望什么交易都涉及,但是一个都不精通。

问:你现在会寻找其他股票吗?
答: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并不急于买入。在一个连续下跌的市场环境中,我不希望过快地买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不做短线,不做投机)

问: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还会参考其他什么因素?
答:当我与客户强烈地争论某项投资时,比如他们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做吧”,这种时候的投资应该是恰到好处。
如果我说“让我们买1万股吧”,而他们说“为什么不买5万股呢”,这种时候其实是在告诉你已经买迟了。
我也不会买市场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参加某只科技股的会议,会场里面挤满了人,只有站着的地方,那么通常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现在不是买入这只股票的时候。(远离热门股,这是估值的结果。热门股本身估值就高了)

问:听起来,你像是一个逆向投资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个100%的逆向投资者。当城市中的人们看到新式汽车将淘汰老式街车的时候,有人会想既然没人愿意买老式街车的股票,那我就买它们吧,这显然是荒唐的。
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数人接受的行为方式中的谬误,这正是投资获得巨大成功的要诀之一。

问:作为投资者,你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什么?
答:你紧张兮兮地想着今天买入,明天就卖出,这是最为糟糕的情况。这是一种“小赢”的策略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长期投资者,那么你的收益实际上会大得多。(短期投资不是价值投资者,长期投资者也不是价值投资者的标签,优质低估的长跑者才是价值投资者的最爱。价值投资者的检验标准不是长期持有,而是一定要通过长期持有来实现巨额收益。)
我曾经的一个早期客户说,“没有人会因为收获盈利而破产”,这句话是对的,但同时也非常不现实。
你收获盈利的确是不会破产,可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资这门生意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迟早会犯错。
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认为他们是长期投资者,但是却依然在他们最喜欢的股票上,做着买进卖出的游戏而浑然不觉。

问: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格雷厄姆和你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答:投资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一种就是格雷厄姆所倡导的,它的本质是找到极其便宜的股票,这种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会用财务安全来保证这一点,也许会出现下跌,但是不会深跌,而且迟早价值会使其回归。
我的方法则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价格也不太贵,而且它的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成长。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对短一些时间内就会有所表现。尽管有的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启动,但是错误在所难免。如果一只股票真的很不寻常,它在短时间内也会有可能大幅上涨。
格雷厄姆曾经讲过,他的方法的劣势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实际上人人知晓,他们都会用该法则挑选股票。
我不想说我的方法就是投资成功的唯一法则,但是我想,说这话可能有点自负,“成长投资”这个词在我开始投资事业之前还没人知道呢。(格雷厄姆是衡量股票当下有无投资价值的基础,费雪是用格雷厄姆的选股基础来看该股票在未来是否能带来巨额收益。未来是指十年。)

巴菲特

经典语录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未来的50到100年之间,你不会发现任何关于投资新的东西。投资就是购买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懂得如何给这个生意估值,你需要知道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个生意,那就不要去买。价值投资,就是对于价值的判断。无法判断价值,那又何必去买呢。你必须知道什么在你的能力圈之内,什么在能力圈之外。这些是永恒不变的。 查看全部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未来的50到100年之间,你不会发现任何关于投资新的东西。投资就是购买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懂得如何给这个生意估值,你需要知道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个生意,那就不要去买。价值投资,就是对于价值的判断。无法判断价值,那又何必去买呢。你必须知道什么在你的能力圈之内,什么在能力圈之外。这些是永恒不变的。

价值投资的全部含义

看到好文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

  第一,投资股票实际上是投资一个公司。价值本身被不断地创造,作为部分所有者,持有部分的价值也会随着公司价值的增长而增长,你得到你应得的东西。

  第二,市场提供了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可以随时买卖。让你去购买所有权,也会给你个机会,在你很多年之后需要钱的时候,能够把它出让,变成现金。所以市场的存在是为买卖双方服务的。这个市场从来都不能告诉你,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它告诉你的只是价格是什么,你不能把市场当作你的一个老师。你只能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观念。但这个观念又和几乎95%以上市场参与者的理解正好相反。

第三,投资的本质是对未来进行预测,而预测能得到的结果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准确,只能是从零到接近一百。那么当我们做判断的时候,就必须要预留很大的空间,叫安全边际。因为你没有办法分辨,所以,无论你多有把握的事情都要牢记安全边际,你的买入价格一定要大大低于公司的内在价值。当这个价格远远超出它的价值时就可以出卖。即使90%的把握也不是100%,出现万一也不会损失太多。
 
第四,投资人不要离开自己的能力圈,能够对某些公司、某些行业获得超出几乎所有人更深的理解。​
      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是随时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它也是展现人性弱点的地方。你自己有哪些地方没有真正弄明白,你身上有什么样的心理、生理弱点,一定会在市场的某一种状态下曝露。
      市场本身是所有人的组合,如果你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个市场马上能够发现你的逻辑,发现你身上几乎所有的问题,一定在某一个时刻把你打倒。一定会被它整得很惨。这是真正的投资风险,它不是股票价格的上上下下,而是资本永久性地丢失。
      这个能力圈一定要非常狭小,只有在这个狭小的边界里面才有可能通过持续长期的努力建立起真正对未来的预测。这是巴菲特本人提出的概念。

本杰明教授的投资方法找到的都是没有长期价值、也不怎么增长的公司。而能力圈的这个概念是通过巴菲特本人的实践提出的。如果真的接受这四个基本理念,你就可以以足够低的价格买入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公司长期持有,通过公司本身内在价值的增长以及价格对价值的回归取得长期、良好、可靠的回报。你得到的东西在所有其他人看来,都是你应得的东西,

这四个方面合起来就构成了价值投资全部的含义、最根本的理念。

                      ---李录 查看全部
价值投资:

  第一,投资股票实际上是投资一个公司。价值本身被不断地创造,作为部分所有者,持有部分的价值也会随着公司价值的增长而增长,你得到你应得的东西。

  第二,市场提供了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可以随时买卖。让你去购买所有权,也会给你个机会,在你很多年之后需要钱的时候,能够把它出让,变成现金。所以市场的存在是为买卖双方服务的。这个市场从来都不能告诉你,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它告诉你的只是价格是什么,你不能把市场当作你的一个老师。你只能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观念。但这个观念又和几乎95%以上市场参与者的理解正好相反。

第三,投资的本质是对未来进行预测,而预测能得到的结果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准确,只能是从零到接近一百。那么当我们做判断的时候,就必须要预留很大的空间,叫安全边际。因为你没有办法分辨,所以,无论你多有把握的事情都要牢记安全边际,你的买入价格一定要大大低于公司的内在价值。当这个价格远远超出它的价值时就可以出卖。即使90%的把握也不是100%,出现万一也不会损失太多。
 
第四,投资人不要离开自己的能力圈,能够对某些公司、某些行业获得超出几乎所有人更深的理解。​
      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是随时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它也是展现人性弱点的地方。你自己有哪些地方没有真正弄明白,你身上有什么样的心理、生理弱点,一定会在市场的某一种状态下曝露。
      市场本身是所有人的组合,如果你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个市场马上能够发现你的逻辑,发现你身上几乎所有的问题,一定在某一个时刻把你打倒。一定会被它整得很惨。这是真正的投资风险,它不是股票价格的上上下下,而是资本永久性地丢失
      这个能力圈一定要非常狭小,只有在这个狭小的边界里面才有可能通过持续长期的努力建立起真正对未来的预测。这是巴菲特本人提出的概念。

本杰明教授的投资方法找到的都是没有长期价值、也不怎么增长的公司。而能力圈的这个概念是通过巴菲特本人的实践提出的。如果真的接受这四个基本理念,你就可以以足够低的价格买入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公司长期持有,通过公司本身内在价值的增长以及价格对价值的回归取得长期、良好、可靠的回报。你得到的东西在所有其他人看来,都是你应得的东西,

这四个方面合起来就构成了价值投资全部的含义、最根本的理念。

                      ---李录

高毅投资冯柳文章(全集)

回复

个人分享无序 • 26 个回复 • 来自相关话题

李录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一些重要的思想

看到好文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李录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一些重要的思想,供大家参考。

       第一,人工智能做投资与看k线做投资一样都是失去本质的错误的做法和方向,在李录先生看来投资是自我心性的提高,是一种哲学道德的范畴,你企图回避这些本质的心性哲学道德,搞了一个人工智能根本是缘木求鱼,但是人工智能很高大上,仿佛能解决投资的问题,实际是解决不了的。要想做好投资,除了把自己的人格道德心性完善升华之外,没有别的出路。你自己想绕开对自己灵魂道德的完善与升华,找到一种方法给你带来钱,那巴菲特就没饭吃了。

        第二全球资产管理也存在着一种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取信息剥削税或者叫无知税的局面。这两个概念大体上是说在资产管理业管理人拥有信息优势,出资人的地位比较被动,所以很大范围的资产管理也就存在着剥削出资人的现象,某些管理人提出的关于未来会如何变化的观点也很难在当时被证明是错的或者是对的,所以会出现利用某种说法忽悠了出资人,然后管理人大捞一把的生意模式。

         第三,为什么投资人的压力那么大?李录先生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举了芒格,巴菲特为什么没有压力?因为芒格巴菲特做任何事情他都设计了一个无压力的结构,所谓无压力的结构,就是这件事情做的过程中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会受益,芒格巴菲特从来没有设计出一个只使自己受益而不使别人受益的合作方案和做事方法,由于所作所为总是使与之关联的其他人受益,其他人就支持你协助你,不会给你施加与压力,在中国很多人做事都是极端利己的,这种极端利己必然损害其他利益相关方,其他利益相关方当然也不可能长期是傻子看不出来,最终他发现你采取的是损人利己的做法,就会给你施加压力,在压力下你最终将失去很多。

        第四,李录先生提出一个投资成功的关键能力是什么?这种关键能力绝对不是智商跟智商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也绝不是学历,跟学历没关系,跟有没有显赫的履历,家族背景都没有关系(这几个条件给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而是与人天赋的天生的秉性有最重要的关系,某种程度上使一个投资人成败的核心的东西都是天生的,李先生专门举了芒格,使芒格产生巨大成就的思想和观念不是芒格先生在走入资本市场之后有的,而是在芒格先生进入资本市场前就有,是芒格先生在天生的基础上的自然信念。

        李璐先生把这些天生的秉性做的一下概括大略分为以下几条。

        第一内心的原则重于一切,独立的内在的尺度重于一切,一个买奢侈品皮包让别人认同自己的人,不适合做价值投资,一个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根据自己内心的喜好行动的人具有价值投资的禀赋。和群体打成一片的人不太容易做成,投资那种特立独行的人是有可能成功的。

        第二,有一种先天的对事实对真相的追求,能够客观的理性的面对问题,追求客观与理性,而不是感性。有艺术天赋的人恐怕做不了投资,很多做投资的人都有一些哲学家气质,希望寻求事物背后的本质规律。

         第三,极端的耐心同时又极端的果断。在没有机会的时候,能等很长时间,再找到机会的时候买入股票可以承受长时间的不挣钱和被套牢,如果不赚钱就焦虑,等不及是做不了投资的,投资者的财富需要等待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是一种规律,所以你必须要有超强的耐心。在既有超强耐心的同时,还必须具有果决果断,一旦出现大的机会就大手笔全力饿虎扑食扑上去。在真正的机会面前不犹豫不彷徨。

          第四,对商业的逻辑有极端的喜好和敏感。 查看全部
李录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一些重要的思想,供大家参考。

       第一,人工智能做投资与看k线做投资一样都是失去本质的错误的做法和方向,在李录先生看来投资是自我心性的提高,是一种哲学道德的范畴,你企图回避这些本质的心性哲学道德,搞了一个人工智能根本是缘木求鱼,但是人工智能很高大上,仿佛能解决投资的问题,实际是解决不了的。要想做好投资,除了把自己的人格道德心性完善升华之外,没有别的出路。你自己想绕开对自己灵魂道德的完善与升华,找到一种方法给你带来钱,那巴菲特就没饭吃了。

        第二全球资产管理也存在着一种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取信息剥削税或者叫无知税的局面。这两个概念大体上是说在资产管理业管理人拥有信息优势,出资人的地位比较被动,所以很大范围的资产管理也就存在着剥削出资人的现象,某些管理人提出的关于未来会如何变化的观点也很难在当时被证明是错的或者是对的,所以会出现利用某种说法忽悠了出资人,然后管理人大捞一把的生意模式。

         第三,为什么投资人的压力那么大?李录先生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举了芒格,巴菲特为什么没有压力?因为芒格巴菲特做任何事情他都设计了一个无压力的结构,所谓无压力的结构,就是这件事情做的过程中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会受益,芒格巴菲特从来没有设计出一个只使自己受益而不使别人受益的合作方案和做事方法,由于所作所为总是使与之关联的其他人受益,其他人就支持你协助你,不会给你施加与压力,在中国很多人做事都是极端利己的,这种极端利己必然损害其他利益相关方,其他利益相关方当然也不可能长期是傻子看不出来,最终他发现你采取的是损人利己的做法,就会给你施加压力,在压力下你最终将失去很多。

        第四,李录先生提出一个投资成功的关键能力是什么?这种关键能力绝对不是智商跟智商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也绝不是学历,跟学历没关系,跟有没有显赫的履历,家族背景都没有关系(这几个条件给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而是与人天赋的天生的秉性有最重要的关系,某种程度上使一个投资人成败的核心的东西都是天生的,李先生专门举了芒格,使芒格产生巨大成就的思想和观念不是芒格先生在走入资本市场之后有的,而是在芒格先生进入资本市场前就有,是芒格先生在天生的基础上的自然信念。

        李璐先生把这些天生的秉性做的一下概括大略分为以下几条。

        第一内心的原则重于一切,独立的内在的尺度重于一切,一个买奢侈品皮包让别人认同自己的人,不适合做价值投资,一个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根据自己内心的喜好行动的人具有价值投资的禀赋。和群体打成一片的人不太容易做成,投资那种特立独行的人是有可能成功的。

        第二,有一种先天的对事实对真相的追求,能够客观的理性的面对问题,追求客观与理性,而不是感性。有艺术天赋的人恐怕做不了投资,很多做投资的人都有一些哲学家气质,希望寻求事物背后的本质规律。

         第三,极端的耐心同时又极端的果断。在没有机会的时候,能等很长时间,再找到机会的时候买入股票可以承受长时间的不挣钱和被套牢,如果不赚钱就焦虑,等不及是做不了投资的,投资者的财富需要等待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是一种规律,所以你必须要有超强的耐心。在既有超强耐心的同时,还必须具有果决果断,一旦出现大的机会就大手笔全力饿虎扑食扑上去。在真正的机会面前不犹豫不彷徨。

          第四,对商业的逻辑有极端的喜好和敏感。

(转发)菲利普·费雪一生罕有的访谈实录

看到好文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来源:《福布斯》

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费雪一生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访问。2004年,96岁辞世。1987年,他以79岁的高龄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采访,总结了他一生的投资思想。笔者加了点评,以棕色加以区别。

问:你好像不喜欢买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4只核心的股票,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代表了我的投资组合。另外,我还会用少量的钱去买一些有潜力进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只。(一生真正投资的股票只有9只)目前,我不太确定,如果要我现在买,我会只买其中的2只股票,而放弃其他3只。
每个10年我都会这样做(但20世纪80年代不太好选股票)(他的视角是以十年为界),从30年代的2只股票开始,我总共发现过14只核心股票,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50年发现14只股票)但是,这么多年里它们为我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资回报,最多的收益甚至能达到几千倍。
我还买过50~60只其他股票,它们都让我赚了钱。当然,我也亏过钱,有两次投资缩水过50%,还有很多次损失10%的经历,这其实就是做投资生意的成本。(50年买过50-60只股票,平均一年也就是一只股票)
然而,大多数的情况是,一只股票温和地下跌后,我会买入更多,最后它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但是,这些例子和那14只赚大钱的股票相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持有它们的周期都很长,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长的有30年。(用10年的眼光选股,用10年的时间来持有)
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到赚许多次小钱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报,为此我愿意等待。

问:那什么样的股票才是你说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们应该都是低成本的生产商;在行业中应该是世界级的领导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标准;它们现在应该拥有有前途的新产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问:你似乎非常强调公司的管理,是吗?
答:认识一家公司的管理有点儿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女孩,就必须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寻找那些你喜欢的公司,那些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能解决你和你客户之间问题的公司。
我的兴趣主要是在制造业(我不喜欢用科技公司这个词)的公司,因为他们总能通过对运用自然科学的发现来拓展市场。
其他领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们都是极好的机会,但是我并不擅长。我觉得,很多人投资的缺陷就在于他们希望什么交易都涉及,但是一个都不精通。

问:你现在会寻找其他股票吗?
答: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并不急于买入。在一个连续下跌的市场环境中,我不希望过快地买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不做短线,不做投机)

问: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还会参考其他什么因素?
答:当我与客户强烈地争论某项投资时,比如他们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做吧”,这种时候的投资应该是恰到好处。
如果我说“让我们买1万股吧”,而他们说“为什么不买5万股呢”,这种时候其实是在告诉你已经买迟了。
我也不会买市场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参加某只科技股的会议,会场里面挤满了人,只有站着的地方,那么通常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现在不是买入这只股票的时候。(远离热门股,这是估值的结果。热门股本身估值就高了)

问:听起来,你像是一个逆向投资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个100%的逆向投资者。当城市中的人们看到新式汽车将淘汰老式街车的时候,有人会想既然没人愿意买老式街车的股票,那我就买它们吧,这显然是荒唐的。
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数人接受的行为方式中的谬误,这正是投资获得巨大成功的要诀之一。

问:作为投资者,你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什么?
答:你紧张兮兮地想着今天买入,明天就卖出,这是最为糟糕的情况。这是一种“小赢”的策略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长期投资者,那么你的收益实际上会大得多。(短期投资不是价值投资者,长期投资者也不是价值投资者的标签,优质低估的长跑者才是价值投资者的最爱。价值投资者的检验标准不是长期持有,而是一定要通过长期持有来实现巨额收益。)
我曾经的一个早期客户说,“没有人会因为收获盈利而破产”,这句话是对的,但同时也非常不现实。
你收获盈利的确是不会破产,可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资这门生意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迟早会犯错。
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认为他们是长期投资者,但是却依然在他们最喜欢的股票上,做着买进卖出的游戏而浑然不觉。

问: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格雷厄姆和你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答:投资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一种就是格雷厄姆所倡导的,它的本质是找到极其便宜的股票,这种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会用财务安全来保证这一点,也许会出现下跌,但是不会深跌,而且迟早价值会使其回归。
我的方法则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价格也不太贵,而且它的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成长。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对短一些时间内就会有所表现。尽管有的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启动,但是错误在所难免。如果一只股票真的很不寻常,它在短时间内也会有可能大幅上涨。
格雷厄姆曾经讲过,他的方法的劣势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实际上人人知晓,他们都会用该法则挑选股票。
我不想说我的方法就是投资成功的唯一法则,但是我想,说这话可能有点自负,“成长投资”这个词在我开始投资事业之前还没人知道呢。(格雷厄姆是衡量股票当下有无投资价值的基础,费雪是用格雷厄姆的选股基础来看该股票在未来是否能带来巨额收益。未来是指十年。) 查看全部
来源:《福布斯》

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费雪一生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访问。2004年,96岁辞世。1987年,他以79岁的高龄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采访,总结了他一生的投资思想。笔者加了点评,以棕色加以区别。

问:你好像不喜欢买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4只核心的股票,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代表了我的投资组合。另外,我还会用少量的钱去买一些有潜力进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只。(一生真正投资的股票只有9只)目前,我不太确定,如果要我现在买,我会只买其中的2只股票,而放弃其他3只。
每个10年我都会这样做(但20世纪80年代不太好选股票)(他的视角是以十年为界),从30年代的2只股票开始,我总共发现过14只核心股票,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50年发现14只股票)但是,这么多年里它们为我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资回报,最多的收益甚至能达到几千倍。
我还买过50~60只其他股票,它们都让我赚了钱。当然,我也亏过钱,有两次投资缩水过50%,还有很多次损失10%的经历,这其实就是做投资生意的成本。(50年买过50-60只股票,平均一年也就是一只股票)
然而,大多数的情况是,一只股票温和地下跌后,我会买入更多,最后它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但是,这些例子和那14只赚大钱的股票相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持有它们的周期都很长,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长的有30年。(用10年的眼光选股,用10年的时间来持有)
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到赚许多次小钱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报,为此我愿意等待。

问:那什么样的股票才是你说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们应该都是低成本的生产商;在行业中应该是世界级的领导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标准;它们现在应该拥有有前途的新产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问:你似乎非常强调公司的管理,是吗?
答:认识一家公司的管理有点儿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女孩,就必须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寻找那些你喜欢的公司,那些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能解决你和你客户之间问题的公司。
我的兴趣主要是在制造业(我不喜欢用科技公司这个词)的公司,因为他们总能通过对运用自然科学的发现来拓展市场。
其他领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们都是极好的机会,但是我并不擅长。我觉得,很多人投资的缺陷就在于他们希望什么交易都涉及,但是一个都不精通。

问:你现在会寻找其他股票吗?
答: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并不急于买入。在一个连续下跌的市场环境中,我不希望过快地买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不做短线,不做投机)

问: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还会参考其他什么因素?
答:当我与客户强烈地争论某项投资时,比如他们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做吧”,这种时候的投资应该是恰到好处。
如果我说“让我们买1万股吧”,而他们说“为什么不买5万股呢”,这种时候其实是在告诉你已经买迟了。
我也不会买市场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参加某只科技股的会议,会场里面挤满了人,只有站着的地方,那么通常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现在不是买入这只股票的时候。(远离热门股,这是估值的结果。热门股本身估值就高了)

问:听起来,你像是一个逆向投资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个100%的逆向投资者。当城市中的人们看到新式汽车将淘汰老式街车的时候,有人会想既然没人愿意买老式街车的股票,那我就买它们吧,这显然是荒唐的。
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数人接受的行为方式中的谬误,这正是投资获得巨大成功的要诀之一。

问:作为投资者,你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什么?
答:你紧张兮兮地想着今天买入,明天就卖出,这是最为糟糕的情况。这是一种“小赢”的策略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长期投资者,那么你的收益实际上会大得多。(短期投资不是价值投资者,长期投资者也不是价值投资者的标签,优质低估的长跑者才是价值投资者的最爱。价值投资者的检验标准不是长期持有,而是一定要通过长期持有来实现巨额收益。)
我曾经的一个早期客户说,“没有人会因为收获盈利而破产”,这句话是对的,但同时也非常不现实。
你收获盈利的确是不会破产,可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资这门生意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迟早会犯错。
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认为他们是长期投资者,但是却依然在他们最喜欢的股票上,做着买进卖出的游戏而浑然不觉。

问: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费雪。格雷厄姆和你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答:投资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一种就是格雷厄姆所倡导的,它的本质是找到极其便宜的股票,这种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会用财务安全来保证这一点,也许会出现下跌,但是不会深跌,而且迟早价值会使其回归。
我的方法则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价格也不太贵,而且它的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成长。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对短一些时间内就会有所表现。尽管有的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启动,但是错误在所难免。如果一只股票真的很不寻常,它在短时间内也会有可能大幅上涨。
格雷厄姆曾经讲过,他的方法的劣势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实际上人人知晓,他们都会用该法则挑选股票。
我不想说我的方法就是投资成功的唯一法则,但是我想,说这话可能有点自负,“成长投资”这个词在我开始投资事业之前还没人知道呢。(格雷厄姆是衡量股票当下有无投资价值的基础,费雪是用格雷厄姆的选股基础来看该股票在未来是否能带来巨额收益。未来是指十年。)

巴菲特

经典语录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未来的50到100年之间,你不会发现任何关于投资新的东西。投资就是购买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懂得如何给这个生意估值,你需要知道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个生意,那就不要去买。价值投资,就是对于价值的判断。无法判断价值,那又何必去买呢。你必须知道什么在你的能力圈之内,什么在能力圈之外。这些是永恒不变的。 查看全部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在未来的50到100年之间,你不会发现任何关于投资新的东西。投资就是购买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懂得如何给这个生意估值,你需要知道市场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个生意,那就不要去买。价值投资,就是对于价值的判断。无法判断价值,那又何必去买呢。你必须知道什么在你的能力圈之内,什么在能力圈之外。这些是永恒不变的。

价值投资的全部含义

看到好文无序 • 0 个评论 • 来自相关话题

价值投资:

  第一,投资股票实际上是投资一个公司。价值本身被不断地创造,作为部分所有者,持有部分的价值也会随着公司价值的增长而增长,你得到你应得的东西。

  第二,市场提供了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可以随时买卖。让你去购买所有权,也会给你个机会,在你很多年之后需要钱的时候,能够把它出让,变成现金。所以市场的存在是为买卖双方服务的。这个市场从来都不能告诉你,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它告诉你的只是价格是什么,你不能把市场当作你的一个老师。你只能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观念。但这个观念又和几乎95%以上市场参与者的理解正好相反。

第三,投资的本质是对未来进行预测,而预测能得到的结果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准确,只能是从零到接近一百。那么当我们做判断的时候,就必须要预留很大的空间,叫安全边际。因为你没有办法分辨,所以,无论你多有把握的事情都要牢记安全边际,你的买入价格一定要大大低于公司的内在价值。当这个价格远远超出它的价值时就可以出卖。即使90%的把握也不是100%,出现万一也不会损失太多。
 
第四,投资人不要离开自己的能力圈,能够对某些公司、某些行业获得超出几乎所有人更深的理解。​
      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是随时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它也是展现人性弱点的地方。你自己有哪些地方没有真正弄明白,你身上有什么样的心理、生理弱点,一定会在市场的某一种状态下曝露。
      市场本身是所有人的组合,如果你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个市场马上能够发现你的逻辑,发现你身上几乎所有的问题,一定在某一个时刻把你打倒。一定会被它整得很惨。这是真正的投资风险,它不是股票价格的上上下下,而是资本永久性地丢失。
      这个能力圈一定要非常狭小,只有在这个狭小的边界里面才有可能通过持续长期的努力建立起真正对未来的预测。这是巴菲特本人提出的概念。

本杰明教授的投资方法找到的都是没有长期价值、也不怎么增长的公司。而能力圈的这个概念是通过巴菲特本人的实践提出的。如果真的接受这四个基本理念,你就可以以足够低的价格买入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公司长期持有,通过公司本身内在价值的增长以及价格对价值的回归取得长期、良好、可靠的回报。你得到的东西在所有其他人看来,都是你应得的东西,

这四个方面合起来就构成了价值投资全部的含义、最根本的理念。

                      ---李录 查看全部
价值投资:

  第一,投资股票实际上是投资一个公司。价值本身被不断地创造,作为部分所有者,持有部分的价值也会随着公司价值的增长而增长,你得到你应得的东西。

  第二,市场提供了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可以随时买卖。让你去购买所有权,也会给你个机会,在你很多年之后需要钱的时候,能够把它出让,变成现金。所以市场的存在是为买卖双方服务的。这个市场从来都不能告诉你,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它告诉你的只是价格是什么,你不能把市场当作你的一个老师。你只能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观念。但这个观念又和几乎95%以上市场参与者的理解正好相反。

第三,投资的本质是对未来进行预测,而预测能得到的结果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准确,只能是从零到接近一百。那么当我们做判断的时候,就必须要预留很大的空间,叫安全边际。因为你没有办法分辨,所以,无论你多有把握的事情都要牢记安全边际,你的买入价格一定要大大低于公司的内在价值。当这个价格远远超出它的价值时就可以出卖。即使90%的把握也不是100%,出现万一也不会损失太多。
 
第四,投资人不要离开自己的能力圈,能够对某些公司、某些行业获得超出几乎所有人更深的理解。​
      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是随时用于交换证券的平台,它也是展现人性弱点的地方。你自己有哪些地方没有真正弄明白,你身上有什么样的心理、生理弱点,一定会在市场的某一种状态下曝露。
      市场本身是所有人的组合,如果你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个市场马上能够发现你的逻辑,发现你身上几乎所有的问题,一定在某一个时刻把你打倒。一定会被它整得很惨。这是真正的投资风险,它不是股票价格的上上下下,而是资本永久性地丢失
      这个能力圈一定要非常狭小,只有在这个狭小的边界里面才有可能通过持续长期的努力建立起真正对未来的预测。这是巴菲特本人提出的概念。

本杰明教授的投资方法找到的都是没有长期价值、也不怎么增长的公司。而能力圈的这个概念是通过巴菲特本人的实践提出的。如果真的接受这四个基本理念,你就可以以足够低的价格买入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公司长期持有,通过公司本身内在价值的增长以及价格对价值的回归取得长期、良好、可靠的回报。你得到的东西在所有其他人看来,都是你应得的东西,

这四个方面合起来就构成了价值投资全部的含义、最根本的理念。

                      ---李录